近期,多地出现“招工难”“用工荒”现象。事实上,这些企业招不到人已不算是“新闻”,几乎每年岁末年初,都会有类似的新闻见诸报端。而今年的情况更为特殊,不仅提前上演,持续时间也更久。有数据显示,用人缺口从2020年第二季度的74.6万人,上升到三季度的82.4万人,说明“用工荒”在继续加大。而在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中,有19个新进排行的职业与制造业直接相关。

近期,多地出现“招工难”“用工荒”现象。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走访北京、山东、广东、浙江等主要用工地,深入招工企业与市场调研了解到,随着疫情形势好转,复工复产加速推进,劳动力供需结构性矛盾凸显,制造业熟练工与高端人才紧缺,服务业与互联网行业吸纳就业增多。专家认为,年轻人就业观念发生转变、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型缓慢是招工难的主要原因。

在务工人员流入的大省广东,每年春节一过,各大招聘市场就会人头攒动。而今年,在服装加工厂林立的广州康乐村一带,招聘市场上则出现了老板排长队等着被挑的场景。这座集聚着数千家制衣厂、小作坊的城中村,每年都因节后“招工难”见诸报端。

绘画/丁燕 文字/冒小波
春运期间,为响应“就地过年”的倡议,上海华铁旅客服务有限公司与上海广达集团“共享岗位”,安排1200余名不返乡的员工自愿到该企业上班,期间员工收入比原岗位增加30%以上。其实,在去年的疫情期间,类似的用工模式在多地就出现了,如网购需求量激增的线上零售企业,就地聘用适合销售和配送的熟练工。

就业是民生之本,关系千家万户切身利益。因疫情防控需要,一些企业停业造成部分人员溢出,而超市、外卖等行业人员相对紧张,在此条件下,共享用工模式应运而生。如今,虽然疫情已经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,但共享用工这种灵活用工模式却受到企业的青睐,企业间以此“抱团取暖、实现自救”。

今年以来,“共享用工”成了热门词汇。疫情期间,在盒马、京东、海尔等企业中,都有共享员工的身影。但当时,不少人都认为这只是“权宜之计”。近日,有媒体调查发现,如今,招聘全职员工不再是企业在人手紧缺时的唯一选择,共享用工模式正在被越来越多企业采纳。这也意味着,共享用工正在向“长久之策”发展。

日本厚生劳动省说,日本医护领域或于2040年面临严重用工荒。日本广播协会28日以厚生劳动省年度白皮书草案为消息源报道,日本医疗和护理领域2040年需要1070万名从业人员,意味着届时大约五分之一劳动力需从事医疗和护理领域工作。这份文件预测,到2040年时,日本65岁人口中,40%男性预期寿命90岁,20%女性预期寿命100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