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《工人日报》记者采访多个农民工家庭发现,对于举家进城,几乎每一个家庭都做好了吃苦的准备,但由家务问题带来的“后院起火”显然超出了他们预料。

就家务劳动分工而言,进城后的农民工家庭中男性参与家务劳动的比例增高。究其原因,一是,经济因素对家庭的重新分工作用明显。远离乡村的农民工家庭通常缺乏其他家人和亲戚的支持。在城市中,他们面临着更为巨大的经济压力,这使得妻子参与有偿工作成为一种经济必需,男性农民工承担一些家务责任也成为不可推卸的义务。二是,观念的进步以及社会保障配套的完善也在推动家务中的性别平等。随着城乡间的差别在逐渐缩小,性别平等的观念更深入人心,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越来越完善,农民工家庭的后顾之忧更少了,在家务劳动上也更易达成分工合作的共识。

不过,我们也要看到,流动并没有改变夫妻之间家务劳动分工的模式,流动家庭中的女性仍然承担高出男性数倍的家务劳动。男女家庭角色的重新定位、家务的重新分工成了他们必经的“阵痛”。该如何破解这种阵痛,以更好地实现家务性别平等?一方面,观念的进步至关重要。如今,虽然有些农民工家庭的男性会因经济压力而分担一部分家务劳动,但这种行为可能会面对不小的同辈压力,有的男性因此害怕做家务时被邻居看见,被同伴嘲笑。所以,提倡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性别观念十分必要,要让男性重视承担家务等家庭责任。另一方面,政府、社会也要共同努力,推出更多促进家庭和谐的政策。比如政府为农民工家庭提供更有保障、更为优惠的托幼、住房等公共领域的服务;企业不妨设置更弹性灵活的工作时间、合理的休假制度,以便于夫妻更好地协调家庭与工作的冲突。

(息羽)

[ 编辑: 李健 ]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